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宋惠民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盛京人物】宋惠民:情守鲁艺艺绽鲁美

2018-10-26 12:39:19 来源:帅正新闻作者:
A-A+

CCyVNftxlaeKlCXvHNZ6aD7zOx8F04QshYIsu0Gi.jpg

  ▲宋惠民,1937年生于吉林省长春市。1954年毕业于长春东北师大附中,1958年毕业于沈阳鲁迅美术学院附中,1962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并留校任教。1983年任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1986年任鲁迅美术学院院长、教授,1991年享受国务院特殊贡献津贴,1993年任鲁迅美术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

  曾兼任中国美协常务理事、辽宁省美术家协会主席、辽宁省文联副主席、中国油画学会副主席、中国壁画学会副会长、中国油画学会艺术委员会副主任。现兼任辽宁省美术家协会专家委员会名誉主任,鲁迅美术学院名誉院长、荣誉终身教授。

  代表作品:《曹雪芹》《圣山》《神往情移》《冯其庸·流沙梦痕·楼兰》《葵花·白猫和外孙》《画室·留胡子时的画像》《老英雄孟泰》等。

  1984年《曹雪芹》参加第六届全国美展(获铜奖);1986-1989年作为创作组组长与许荣初、高原为副组长的九位油画家共同创作完成我国第一幅全景画《辽沈战役·攻克锦州》(获文化部艺术科技一等奖);1992年创作《清风江畔围歼战》(获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化艺术优秀奖);1995-1999年作为创作组组长与李福来为副组长的十多位油画家共同创作完成全景画《赤壁之战》(获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2009年作为创作组组长与六名画家合作完成国家历史重大题材作品《辽沈战役·攻克锦州》;2012年于中国美术馆举办《诗心化境——宋惠民油画作品展》;2013年于厦门中华儿女美术馆举办《丹青家传——宋惠民陈桂芝宋冰岸刘宇博作品展》。

  2018年9月27日上午,宋惠民先生在鲁迅美术学院接受了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的采访。话题从人生经历谈起,宋惠民说——

  “我的人生经历很简单,基本就是‘两点一线’,从家门,到校门。小的时候是从家里到学校,工作以后,还是从家里到学校。”

  “对我来说,学画是从小就喜爱。我很小的时候,就愿意在地上画公鸡,姥姥和妈妈也挺喜欢我画画。”

whBM7eYPtF1twPFS4m6ENw2TxwIve2Q3wWLpetIJ.jpg

▲宋惠民作品《老英雄孟泰》

  冷不丁出现了3分

  让我下了狠心用功

  “我念中学,是被保送到长春的东北师大附中,那时就有美术组,我参加了美术组的学习,学很基础的东西,是启蒙教育。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当画家或者要考美术学院,我小时候的理想,一个是当工程师,一个是当飞行员。”

  “我中学时有个好朋友,他特别想考美术学校,他说,鲁迅美术学院附中招生,咱俩一起去考呗。参加考试之后,我考上了,那个同学没考上。主要还是因为我的文化课成绩比较突出。”

bPGI6tVAg4H8WyhBek2vSsStZYKBC0dEbc0gADRB.jpg

▲宋惠民作品

  “考上以后,我就感觉专业课吃力。当时是5分制,我的专业课成绩都是3分。我在初中时,除体育之外,成绩全是5分,冷不丁出现了3分,而且还是专业课,我上火上得满嘴都是泡。当时很矛盾,就想是不是走错门了,是不是不应该上这里?有点后悔的意思。我父母说,既然考上了,你就坚持好好学。我小时候很听父母的话,就下了决心、下了狠心用功。别人活动、休息了,晚上很晚了,我到教室,还继续画。经过半年的努力,我的专业课成绩也达到了5分。等到附中毕业时,我也是班级中成绩比较突出的了。”

  有一件事,给我印象最深。附中毕业之后,我被分到鲁美油画系,第一年体验生活,我去的大兴安岭。那时很冷,生活艰苦,我们和林业工人吃住在一起。我画的林业工人《开路》,当时在《辽宁画报》发表了,作为一名学生,我很有荣誉感和自豪感。“

9Zt8GxHmT7sUUqeZiPUkJJ4RHMzBWdEvoInaIrKK.jpg

▲宋惠民作品

  “我从初中、附中到本科,跟同学关系都非常好。我家里弟弟妹妹比较多,我是老大,要关照他们,什么事都谦让,直到现在,弟弟妹妹对我都特别尊重。上学之后,我对别人宽容,不那么计较,与人为善,愿意帮助别人,也是因为从小照顾弟弟妹妹,习惯了。”

  “我当年‘下乡’时到青堆子农场,冬天晚上睡觉得戴着帽子,早上起来鞋都冻在地上,菜就是白菜。我那时虽然瘦小,但能吃带尖儿一盒米饭,顿顿能吃那么多。经过那一段,以后不管在哪,对我来说,就没有什么地方不能住、也没有什么艰苦了。”

  有人给我起外号

  叫“宋大胆儿”

  “在鲁美油画系工作时,我家住北陵,骑自行车,一般早上七点多钟到校,是最早的。后来油画系的主任调到学院当副院长,他推荐我接系主任,大家也同意,我就当了系主任。”

  “1983年,各个系经费都很紧张,老师也很困难。我们系是鲁美第一个把浑南文化干校的教室租下来,开始办美术班,培养了许多学生,也有了一大笔的收入。收的费用都交到系里,其他老师有讲课费,我始终坚持一分钱不拿。当时我们系花几千元买了一套原寸画册作为资料,画册印制非常好,老师们成天翻看,包括外系的、出版社的人都来看这套画册。我们又给所有老师每人买了一部照相机、每人买了一个画桌。当时就有人给我起外号,叫‘宋大胆儿’。”

QZldIIEFQEsiOg60hYTW0jVOdJsjXQ6x3WqaSrlq.jpg

▲宋惠民作品

  “我当系主任时,积极和中央美院、天津美院沟通联系,建立校际关系。中央美院之前从来没有和另一个学校合办过展览,我去了之后,他们被我的热情感染,就同意两个系一起办展览。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和鲁迅美术学院联合在中国美术馆办展览,是很轰动的一件事,1985年展览之后,中央美院和中国美术馆都收藏了鲁美学生的画作。展览之后,增进了鲁美与央美的关系。”

  “1986年,我开始当鲁美院长,做院长这一段,我首先是要一碗水端平,让大家有一个融洽的共事环境,推动成立了一些新的系。”

  “1989年第七届全国美展,鲁美师生画出了一批比较有份量的好画。那届美展,在南京评奖,一二三等奖都有鲁美选送的作品。评完之后,大家说:宋惠民,你得请客。我就和大家到了秦淮河,当时比较晚了,饭店都关门了,只有卖冰果的,我就请大家吃了冰果。当时大家就笑,有人说:评奖时便宜你了,请客又便宜你了。这之后,美术界提出了一个‘鲁美现象’的概念,这个事在全国反响不小。”

lQbIOMtBZiSiJdMK7r84rGMsUIuGAWhhq8UuKP3z.jpg

▲宋惠民作品

  全国10张全景画

  9张出于鲁美

  “我还有一个想谈的,就是谈谈全景画。锦州辽沈战役纪念馆中的《辽沈战役》,是中国第一张全景画。谈到全景画,自然就要谈到鲁艺精神。从1938年到现在,今年正好是鲁美建校80周年,一直有一个内在的、最根本的东西,就是鲁艺的传统精神。鲁艺的传统精神,是鲁迅美术学院的建校之本。正因为有这样的精神、这样的传统,鲁迅美术学院的创作才会贴近生活、反映生活、深入生活。还有就是对待生活那种真实的情感,再有就是面对时代,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何为人民服务。就像鲁美的校训:紧张严肃刻苦虚心。校训的八个字,深深印在每个人的心里,这个作用是不可替代的,是非常坚固的。能全面充分体现这个精神的,我感觉就是全景画的创作。全景画是巨大的艺术工程,它立天立地,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是综合的艺术。它需要集体创作,需要创作人员之间密切配合。全景画反映的都是我们国家的重大历史事件、题材。而且凡是有全景画的地方——纪念馆,现在都被评为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基地,是红色教育基地。全景画规模大,创作周期比较长。创作一幅全景画,最少得二三年,甚至五年。中国的全景画目前有10幅,除了台儿庄的那幅以外,全是鲁美创作的。全景画通常高18米,长120米到150米。”

ILXik2304kZ0nWxnAcdx2gbIMO5kZDUqQYOVpejQ.jpg

▲宋惠民创作全景画

  “中国的全景画是被世界全景画协会认可的,在世界是一流的。全世界全景画加起来也就20幅左右,可见中国的规模、速度、质量。在全景画的创作中,参加创作的人有时七八个,有时十来个。搞艺术的人讲究个性,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艺术个性,但是画全景画,必须是统一的风格,这就需要每个人进行自我调整、自我约束、自我控制。在某些方面,也是个痛苦的过程,要求每个人不仅要有奉献精神,还要有责任感、历史感、历史担当,体现出一种精神,这也是鲁艺精神很重要的一方面。再一方面,全景画在现场制作将近一年,最少十个月,这一年中,躲不开酷暑严寒,最热的天、最冷的天肯定都在现场。困难就不用说了,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叫苦的,没有一个说干不了的,这就是鲁艺的精神、鲁美的传统。全景画,无论从它的成就,它的社会作用,还是对鲁迅美术学院传统精神的体现,都是最有说服力的,也是鲁迅美术学院建校80年以来创作的一个亮点。”

  《曹雪芹》

  是我最下工夫画的肖像

  “在个人创作方面,除了全景画和大型主题画以外,我主要画肖像、风景、静物。我的成名作是《曹雪芹》,创作酝酿时间也很长。我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爱读书。对《红楼梦》和《红学》杂志感兴趣,就想画曹雪芹,但是画他的人太多了,我就从多方面看书,包括一本《曹雪芹小传》。我就想把曹雪芹画在户外,我通过读书知道,曹雪芹晚年很悲凉,他在那种情况下坚持写作,情感不同一般,我想画出那种精神……前后有五年时间,动不了笔,直到那年秋天,我们学校许荣初老师陪我去了曹雪芹晚年生活的香山采风,慢慢地,曹雪芹的形象在我这比较饱满了,我感觉能画了。《曹雪芹》是我最下工夫画的肖像,画完以后,在全国美展得了铜奖。这也是我的开山作。”

qJlrOOMtO2suukr6Mj7tRSonBL7DfdNYOBDWMhHF.jpg

▲宋惠民作品《曹雪芹》

  “以后我又画了《圣山》。鲁美摄影系一些老师到西藏体验生活,拍了很多照片,其中有一张照片是拍一个藏族老太太披着衣服,肩膀很宽,很刚毅。一下让我特别感动,我想这就是圣山,伟大母亲那种情感,他们心中所期盼的不是她个人,都是为了下一代。我就想画一个伟大的母亲,作品后面是圣山,前面是老太太,形象经过反复推敲,展出后也被认可。”

  “后来又画过红学专家冯其庸,我们是忘年交,他93岁,比我大一轮。他和杨仁恺是鲁美的客座教授。冯老的考证,必须到现场,他挎着相机,几次到新疆考察楼兰古迹,我就把他画到楼兰遗址的前面。”

  “最近我画的肖像是《老英雄孟泰》,也是很早就想画,但是一直不敢画。最早的时候,鲁美路坦老师的石版画孟泰肖像,画到家了。我这次画是省里的任务,画近百年来我们国家的英雄人物,里面有孟泰。我带着任务,再次去鞍山,鞍钢是我体验生活经常去的地方。我想就画孟泰风尘仆仆的、工人阶级那种对国家最宽厚的情感,非常朴实,我就想画出他那种真正的劳动者形象。”

jWKnXyifusaUlQ45v7Ce1wItepRij5rtTciAmGjq.jpg

▲宋惠民作品《圣山》

  我一心一意

  想要画出中国的油画

  “最近,我经常画风景,风景是我一直热爱画的题材。从我毕业之后,肩膀基本没离开过画夹子,走哪画哪,特别爱画风景,还出了一本风景画集。现在可以不受约束地把我对风景画的那种情感表达出来,我的情感里头有所寄托的就是,一心一意想要画出中国的油画。油画是从西方传进来的,近百年来,经过中国文化的陶冶、结合,它应该形成中国自己的面貌,不能别人怎样你就怎样。我主要在探讨通过风景画,来体现具有中国人深厚情感的东西,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呢,作为风景,是一种心灵的语言、诗的语言,不是自然的重复对象,是溶解于自己心里进行重新创作,是我心里的风景。在这里面有更强的个人情感,而且更贴近于中国人的欣赏审美价值观和审美标准,我现在主要就是探讨这些问题。”

bpbGt9Mv8vrIwnI7a2OSIOu9QU7ZyAUwmmmKShv2.jpg

​▲宋惠民作品

  “再有就是画了许多静物。画静物就是受我老伴陈桂芝影响,她画花,水彩,画了一辈子。”

  “再想谈谈家庭生活,老伴对我影响很大。她喜欢书,特别喜欢画,也是从小就喜欢。她的画非常不拘一格,有魄力,作品中贯穿着她的精神,她是用心灵在写、在画。她画画离不开音乐,我画画不需要音响。通常是她在家画,我在画室画。我、她、女儿、外孙,我们出了一本画集,在厦门美术馆办的展览。”

  “我教学的基本理念,就是学生一定要扎扎实实打基本功,不管是哪个专业,基本功不能忽视。创作一定要放开,要按时代的发展,与人们观念的变化合拍,创作视野和艺术思想要放宽。”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宋惠民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